白日积在乌云里未落的雪,黄昏终于漫天漫地地纷扬下来。橘黄色的路灯将雪片的轮廓映亮,抬头看去,无边绒花从遥远的星河坠落,向着人间奔赴而来。

轻柔的雪花密密地斜织着,杂想琐事任凭随着片片雪花在房檐划过道道白痕。夜色渐渐浓起来,人家的窗户大都紧紧地闭着,朦胧的灯光隐隐绰绰,透过雨帘望去,模糊地像渴睡人的眼睛。灯光照着的地方、依稀可见晶亮的雪片倏忽而化,仿佛一切都安静下来了。 雪越下越大。便安心呆在屋子里,看着人间烟火形成的光带在茫茫世界向天边无限延伸而去。便会心生遐想:这人间有一户灯火是我亲自点亮的,柴米油盐齐全,瓜果蔬菜新鲜,爱有伴侣,困有暖床,纵然简单,也心生喜欢。


说不尽的心酸只能当笑谈,忘不尽的往事只好随风吹散